新锦江

<strong id="6615s"></strong>
  • <track id="6615s"><i id="6615s"></i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6615s"><em id="6615s"></em></track>

    1. <strong id="6615s"></strong>

    2. 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 » 羅甸旅游 » 筆墨羅甸

      【紅水河文藝·散文】叢里,十里畫廊一明珠

       字號:[ ]  [我要打印]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      叢里是羅甸西部的一個美麗山村,她坐落于一片長達十里的田園中。她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可追溯到清朝道光年間。在歷代村民的躬耕呵護下,如今從里已如鑲嵌在十里畫廊里的一顆明珠。

       

      歷史悠久的美麗田園

      從羅甸縣城驅車40余公里,便到了羅甸西部的木引鎮叢里村。叢里村國土面積為12.48平方公里,耕地面積1887.9畝,其中田1232.1畝,土655.7畝。全村共有5632703人。

      這里群山環繞,壁立千仞,布依族和苗族世代雜居,兩個民族的文化與習俗也水乳交融。布依人愛吹林葉,苗族人喜蘆笙;布依人愛斗雞斗牛,苗族人喜斗畫眉;布依人的“六月六”像過年,苗族人的“四月八”比年還重。于是,在叢里村的“六月六”那天,有了布依人的山歌對唱,苗族人的蘆笙舞表演,從2016年起,還特別劃出一塊“斗獸場”,把斗雞、斗牛、斗畫眉等娛樂活動開展起來,吸引了四面八方的各族人民。

      公路沿線的房屋外墻上,壁畫映照著布依、漢、苗同胞的生活變遷。一派流水淙淙,古榕婆娑,枝葉伸進農家的小院;古橋座座,橋面石板錚亮發光,靜靜地橫臥在清幽的溪流上。

      從云堡寨的最高處俯瞰叢里十里畫廊,到處阡陌縱橫,漂亮民居和果園交融共存。隨著四季景色的變換,陰晴雨霧的氣候變化,時時都有攝影家鏡頭中的迷人光影,讓人心曠神怡。

      叢里的建制歷史已有200余年。據《羅甸縣志》查記載,清代羅斛州判(廳)轄地中,城區甲哨共九亭,其中床井甲哨共五亭。五亭中的蟲亭位于縣城西47.5公里,就是現在的叢里村。

      隨著后來民國時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一系列建制沿革,叢里村始終作為一個中心村從未改變,彰顯著該村在木引鎮歷史上經濟、社會、文化上的重要性。

      水碾,拱橋,石堡

      這里具有豐厚的農耕文化,是個富庶之鄉,還有以橋為代表的建筑文化,當地的水碾、拱橋、石堡和碑刻略見一斑。

      在全村田園未改種果園以前,發源于龍灘、十里、下叢的小溪縱橫交錯、蜿蜒流淌,溪流匯集處落差較大,水量富集,是建造水車碾房的最佳選址。其中尤以叢里、上叢、下從三條水流匯集的金三角地帶,成了水碾的集群區,目前還依稀可見六七座水碾房的基座遺址。在村寨周邊,還很容易看到未被毀損留下來的石碾。由于時代的變遷,水碾房已退出了稻米脫殼的歷史舞臺,卻攜帶著難以磨滅的記憶和濃濃的鄉愁。

      深厚的石橋文化也是叢里的一大特色。

      這里的溪流較多,由于河溪床狹而深,水量較大,行人不能涉水跨過溪流,更不能過船,于是造橋成了叢里民眾交通往來的首選。粗略看去,這片不甚寬闊的田疇間,竟然橫臥著六七座拱橋,它們見證著叢里村的春秋芳華。仁里橋是一座石拱橋,也是清道光年間叢里茶馬古道上最大的唯一刻有文字的橋。取名仁里,也就是該橋建造時希望能夠澤被仁里、造福鄉鄰的初衷。

      從古堡,可以追溯叢里的勇敢和滄桑。

      下叢寨背后的山頂上,有一處古堡,始建于清朝同治七年(1869年),方圓約畝余,臨崖而建,隨山布局,青石砌筑,居高臨下,巧奪天工。往來古堡的通道是人工鑿出的的石梯,只能容一人通過,一夫當關萬夫莫開。

      站在古堡上,下叢寨一覽無遺,上叢寨一收眼底,讓人自然而然地回憶起當年叢里人憑借天險,英勇頑強,御敵于古堡之外,護家于安全之中。

      “百代流芳”的碑文

      歷史的記憶,最能從文字和古跡中發現、推演和考證。悠遠的叢里人文,能從叢里村的兩塊石刻得到詮釋。

      第一塊碑位于下叢古堡前,橫額刻著“百代流芳”字樣。碑文內容如下:

      祖龍飛以來及槍歸庫,馬放南山?;识骱剖?,而天下之民普被其澤至今,得享二百余年之福,含哺鼓腹,誠然盛世之風也。誰料甲子年后,賊匪猖狂,干戈擾攘,拋家失業,怨氣沖天,父子不相見,兄弟妻子離散。因此,思得安身之處,必求謹慎之方,我等協力同心,虔修此屯,如城如也。刀槍炮劍似林,敵人一見膽戰心寒遠遁唉,合境老少平安也。

      半文半白,雖多數人不甚了了,但大意還是明白的:甲子年后,突然土匪強盜猖獗,搞得百姓家破人亡不得安寧。為了寨上的老幼家庭平安,大家合修此屯,備足武器,利用天險固守家園,終于保住了一方平安。

      第二塊石碑位于仁里橋右下角橋基處,碑額名稱為“除弊碑”。

      除弊碑在“文革”時期遭到破壞被拋入河中,2016年初為建設美麗鄉村,才由木引鎮政府將其打撈出來,后立于仁里橋右側路邊。

      石碑呈長方形,高105cm,寬72cm,厚12cm。碑帽有斷裂但較為清晰,刻有“除弊碑”字樣。底座用水泥鑲嵌,右下角斷裂,左側落款時間不詳,刻有“十八年六月初五日遵立”字樣。

      據說石碑未被損壞之前,所陰刻楷書,字跡清晰。但因長時埋沒河中,河水沖刷,現石碑已出現大量裂紋,脫落嚴重,字跡模糊,全碑共22列,400余字。

      由于碑文屬文言文,加上文字多處模糊破損,在此不再全列該碑原文,只說其碑文大意。

      據專家考證,該除弊碑刻立的時間為光緒十八年六月初五日。碑文大意主要是為治理地方提供規約制度,維護地方秩序,鞏固地方統治。在一定程度上做到有法可依,違法必究,出發點是為造福百姓,維護地方安定。

      碑刻是追溯歷史文明的主要依據之一。叢里的碑刻,從清朝就開始有了歷史記載,證明叢里村不僅地理風貌優美,歷史文化積淀也較為厚重。

      轉型的新農村

      近年的叢里村多了幾分時尚,隨著中央開啟的“鄉村振興戰略”,這個古老的村落正在嬗變。原來的阡陌田疇、小橋流水,全部改頭換面,變成了人行步道、自行車道、觀光走廊和停車場。

      這一切源于一家上市公司的到來——海升集團的農業投資,不僅繪制了“田園變果園,村民變工人”的藍圖,而且還要做全省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的樣板。

      叢里水源充沛,風景優美,又是狹長的凹槽地帶,對外來入侵的病蟲害是個天然的抵御屏障,加上氣候獨特,非常適宜柑橘種植。企業有意,村民誠心,在政府推動下,零零星星的個人承包地通過流轉成為連片集約的土地。除了一部分村民被吸納成為基地工人外,另一部分解除了田土撂荒的顧慮后,放心外出務工去了。

      據負責基地項目的海升集團超越農業公司經理李光梁介紹,目前流轉土地面積為1400畝(含云保村),實際種植柑橘1075畝,2018年秋季可實現掛果面積800多畝,預計產量300噸,鮮果可運往海升集團在南寧、昆明、貴陽、深圳等地的超市。

      種糧變成了種果,村民的辛勞程度降低了一大半,而土地上的收益并沒有減少,反而穩步增加。

      自然風光的保護,民俗文化的挖掘,美麗鄉村的建設,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外來游客,使叢里村越來越像一顆璀璨的明珠,鑲嵌在十里畫廊,熠熠生輝。

      上一篇:
      下一篇:

      相關信息

      新锦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