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锦江

<strong id="6615s"></strong>
  • <track id="6615s"><i id="6615s"></i></track>
      <track id="6615s"><em id="6615s"></em></track>

    1. <strong id="6615s"></strong>

    2. 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 » 羅甸旅游 » 筆墨羅甸

      志愿者眼中的麻懷

       字號:[ ]  [我要打印][關閉] 視力保護色:

      機緣巧合之下,我作為一名西部計劃志愿者來到了麻懷村。這是一個普通的山村,在羅甸可以隨便找到幾十百把個——坐落在山旮旯里,山一座比一座高,出行要高一腳矮一腳地爬,翻山越嶺幾個小時才攏公路。

      但是,在新時代鄉村振興潮流中,它是個快速崛起的鄉村,它帶給我的震撼和收獲太大太多。

      2017年8月份,我來到了麻懷。在9個月時間里,目睹了麻懷村的巨大變化。比如擺臺組,進出道路從泥濘路到現在3.5米寬的水泥路,生態黑毛豬養殖場從幾十頭發展到如今幾百頭的規模,工作重點由產業建設轉到市場銷售。翁井組,原來30畝綠油油的瓜田,現在已變成15000多平米的鋼架大棚食用菌種植基地、1500多平方米的中藥材育苗大棚、30多畝的藥材種植基地,宜居環境建設全面鋪開,如火如荼。麻懷村外聯道路也從3.5米的水泥路拓寬到6.5米的瀝青路,鵪鶉養殖產業從遭受重創到現在全自動養殖設備安裝完成,重新整裝出發……

      或許大家難以想象,這么巨大的變化,它都在一個國土面積僅6.5平方公里、耕地面積585畝、人口數643人的小村莊內完成。

      麻懷從來就是一個不缺奇跡的地方,比如麻懷隧道。

      在麻懷村工作的日子里,我不止一次聽到外來游客對麻懷隧道的驚嘆:“他們村人這么少,怎么開挖得了這么個隧道的?全是巖壁,沒有專業的開挖工具,難以想象??!”而我則驚嘆于麻懷村民十三年如一日的啃山歷程,驚嘆于這種不需要約束的團結、不求私利的共同奉獻。十三年的時間里,村民們投工投勞,日以繼夜共同勞作,鋼釬大錘,一步一個腳印的頑強推進,216米,每一米都布滿了村民的辛勤汗水和艱辛付出。

      1999年隧道開挖的發起人之一的曹響國,因為全身心投入到隧道開挖工作中而無暇顧及家庭,導致女兒早早結束了學業?,F在每每提及此事,他都無不充滿愧疚。而鄧迎香更是為了打通隧道,與丈夫李德龍一起外出尋求資源,向內組織村民,在上有父母需要贍養、下有子女需要撫養的境況下,舍小家顧大家,全力促進隧道建設的完成。在村民工作困難時不惜將自家的大米等生活資源無償貢獻,用于隧道開挖人員生活供給。因外出聯系頻繁,不惜狠下心讓自己年僅14歲的女兒頂替自己參與隧道挖掘。

      鄧迎香書記經常在宣講中說到;“隧道打不穿(通),我們用嘴啃也要把它啃穿(通)”。麻懷隧道能夠建成,遠比想象的還要困難。對于麻懷隧道的挖掘歷程,或許真的沒有比“啃”更貼切的形容詞。

      時至今日,隧道變通途,但麻懷人這種敢于追求、苦干實干的執著精神從未停止。向著美好生活不斷前進腳步越走越穩,越走越快。要擴路,村民紛紛無償讓出林地調整土地作為擴路資源。要修食用菌種植大棚,需要流轉土地,村民積極響應。要開展宜居環境建設工作,拆除村民廢舊房屋,村民主動參與拆除,支持工作開展。

      麻懷村要開展二次創業工作,鄧鵬、袁端勝、曹響國、汪俊、袁端勝等外出務工人員紛紛返鄉,參與到村集體建設的工作當中。在與村內人員的交流當中,他們時常也會懷戀和談及在外務工的自由和相對較好的收入,但還是毅然決然選擇回鄉,這正是內心的家園使命感和對鄉土情的準確詮釋。

      駐村做志愿者的短暫歲月,在生命長河中不值一提,但卻因目睹了麻懷的快速變革而經受洗禮,使得這段經歷格外厚重,它就像生命長河中激起的美麗漣漪。

      上一篇:
      下一篇:

      相關信息

      新锦江